首頁 > 智慧醫療 > 正文

在價值醫療的背景下,處方外流誰來承接?

2019-07-03 10:23:32  來源:億歐網

摘要:從醫藥商業科技的邏輯來看,DTP藥房、醫藥電商、互聯網醫院屬于典型的創新醫藥零售終端,在未來的終端競爭中,只有在處方、流量、供應鏈、服務四個方面同時發力,才能在醫藥終端幾個點凈利潤的市場中爭得一席之地。
關鍵詞: 醫療
隨著藥占比、零加成、合理用藥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醫院開始逐漸釋放部分處方藥。

與此同時,各類院外終端,以及其身后的醫藥流通等服務商,都嗅到了這塊蛋糕的奶油味,開始在承接處方外流的洪流中各顯神通。

01政策驅動處方外流,終端新舊勢力爭相亮相

公立醫院、零售藥店(包含線下和線上)以及基層醫療機構是醫藥流通領域的三大終端,2018年我國三大終端市場藥品銷售額17,131億,同比增長6.3%。

1.jpg

其中公立醫院終端占比67.4%,雖然公立醫院終端依然占據絕對份額,但其增長率(5.4%)卻低于總銷售額增長率(6.3%),并遠遠低于另外兩大終端的增長率——零售藥店終端和基層醫療機構終端的增長率分別為7.5%和10.2%。

從三大終端市場的增長率情況來看,公立醫院終端市場增長率低于2018年醫藥終端銷售額增長率,但零售終端和基層醫療機構終端增長率均高于終端總銷售額增長率,說明部分醫藥已開始從公立醫院終端流向零售藥店和基層醫療機構終端。

這一變化的驅動原因,正是醫保控費,醫藥成為先行領域。

2015年,為控制藥品費用,國務院發布醫改試點指導意見:在100多個試點城市公立醫院的藥占比必須下降到30%以下。

2017年,藥品零加成陸續在各省落地。

同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提出醫療機構應按藥品通用名開具處方,門診患者可以自主選擇在醫療機構或零售藥店購藥,醫療機構不得限制門診患者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藥。

處方外流,勢要成為打破醫院“以藥養醫”藩籬的先鋒。

在這個過程中,零售藥店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終端面臨重大機遇,將成為千億級別處方藥外流的承接者,各類玩家開始在零售藥店和基層醫療機構終端布局。

2.jpg

零售端主要是以經營腫瘤藥、新特藥、免疫治療用藥等高值藥為主的DTP藥房,以及線上的醫藥電商和互聯網醫院企業。

DTP領域玩家眾多,既有以國藥在線、上藥云健康為代表的流通巨頭創新子公司,也有康愛多等老牌電商,老百姓等連鎖藥店,以及妙手醫生、思派網絡、零氪科技等創新型企業。

其中,院邊店作為具備絕佳地理優勢的線下零售終端,成為眾多DTP藥房的不二選址。

零售端線上參與處方藥外流的勢力主要是醫藥電商和互聯網醫院企業,這類參與者多耕耘慢病醫藥領域,比如專注于慢病互聯網醫院領域的智云健康、七樂康。

此外,微醫、健客網、妙手醫生等在探索“醫+藥”的閉環的互聯網醫院企業,也能在處方外流中分得一杯羹。醫藥電商第一股111集團的B2C業務,也在積極借助互聯網醫院,探尋從大健康品類向處方藥品類的轉型。

除此之外,部分具備處方審核和藥事服務能力的藥店,即未來中國藥店分類分級管理下評級較高的藥店,也將成為處方外流承接的中流砥柱。

隨著分級診療的推進,基層健康守門人的角色定位將日漸清晰,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終端也將成為公立醫院處方外流的承接者。

其中,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要是慢病為主,如心腦血管和降糖藥等,鄉鎮衛生院則主要是全科用藥(輸液、抗生素),多為常見病、多發病品種(呼吸、消化)。

02終端激蕩引發服務商變革,“互聯網+醫藥“續寫商業科技新篇章

處方藥千億級市場在前,終端紛紛發力,服務于終端的醫藥商業科技企業也為捕捉這一趨勢拉開架勢。

日前,福州發布電子處方流轉試點方案,由首批試點醫療機構推薦首批試點藥店,這意味著,通過有監管的電子處方流轉平臺,零售藥店能夠在處方外流中切得一塊蛋糕。

搭建電子處方流轉平臺不止是福州個例,衛寧健康旗下鑰世圈、京頤股份旗下趣醫網、以及易復診等創新企業,均已在電子處方流轉平臺領域耕耘。

電子處方流轉平臺的另一端是藥店,院邊店占據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可謂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不管是自然流量、醫生推薦、還是通過電子處方流轉平臺,院邊店都能最先獲取處方和患者流量。

但普通藥店要想在處方外流中有所作為,需要滿足兩點條件:一是接入電子處方流轉平臺,二是背后有品種齊全的處方藥供應鏈服務。

作為醫藥流通行業的第三方賦能平臺,融貫電商連接了近30萬診所和幾千家經銷商,期望通過高效、扁平的醫藥流通,最終賦能終端,使其能夠為患者提供更高品質的醫藥,包括處方藥。

國藥、華潤、九州通等流通企業,亦在B2B醫藥電商領域有所布局,以“互聯網+”的思路,在醫藥流通環節實現降本提效,以應對來自終端的變革。

03創新終端實力大比拼,處方、流量、供應鏈、服務缺一不可

從醫藥商業科技的邏輯來看,DTP藥房、醫藥電商、互聯網醫院屬于典型的創新醫藥零售終端,在未來的終端競爭中,只有在處方、流量、供應鏈、服務四個方面同時發力,才能在醫藥終端幾個點凈利潤的市場中爭得一席之地。

DTP藥房經藥企授權,多為腫瘤藥、罕見藥、新特藥等高值品類,注重藥事服務和隨訪,患者粘性較高。如若能在院邊店,既具備自然流量優勢,又能與醫院合作,獲取處方,具備較強的競爭力。

且當前DTP藥房腫瘤藥、罕見藥、新特藥等品類年銷售額在百億級別,隨著創新藥的發展、醫保的覆蓋,以及患者生活水平的提升,DTP藥房銷量將持續增長。

醫藥電商與互聯網醫院大有攜手并進之勢,嫁接互聯網醫療成為醫藥電商布局“醫+藥”閉環的必然;而醫藥電商當前也是互聯網醫院的主要盈利模式。

這一領域的企業多耕耘慢病領域,以多點執業醫生解決續方問題,通過與醫院合作或者多年積累實現精準患者獲取。比如智云健康通過與內分泌科等慢病科室合作,獲取精準的糖尿病患者。

相依相偎的背后,也反應了我國“以藥養醫”的根深蒂固,即便是互聯網醫院這種新生醫療模式,也逃不過原有模式的桎梏。

04醫藥分家是前兆,價值醫療惹得千帆競技

好在處方外流已是大勢所趨,醫藥分家已邁出腳步。

尤其是“4+7”帶量采購,打破了原有的利益鏈條,不僅改變了醫藥銷售模式,更是引導整個醫療醫藥行業轉型。

對于醫藥來說,仿制藥價值有限,創新藥的價值被再一次推高,有利于行業靜下心來,培育創新藥的發展。

對于醫療來說,擠出醫藥費用中的灰色收入,破除“以藥養醫”機制,下一步才能體現“醫”的價值。

從處方外流,到醫藥分家,再到價值醫療,是一個長期過程。但價值醫療是大勢所驅,尤其是當前互聯網醫院的發展過程中,有一部分患者愿意為問診付費,只是當前需求還不夠多;未來,隨著商保在民營醫院、互聯網醫院領域逐漸滲透,價值醫療也將隨之而來。

當前,不管是醫藥電商還是互聯網醫院,醫藥只是公司當前階段的商業模式,在醫藥服務的同時,努力構建醫療核心能力,提前布局,才能在未來的價值醫療時代立于不敗之地。


第二十八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content
dnf帕拉丁